杭州量子金融CTO闫安: 大数据不是博眼球 而是深耕行业

时间: 2017-09-27 09:27:54 编辑: 小胖编辑 来源: 齐鲁晚报 标签: 量子金融 大数据

杭州量子金融CTO闫安: 大数据不是博眼球 而是深耕行业

1990年,14岁的闫安从山东菏泽一中考入中国科大少年班,先后深造于中科院软件所、布朗大学、华盛顿大学商学院。1999年-2014年供职于微软公司(雷德蒙总部与亚洲研究院),从事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工作;2015年出任阿里云大数据事业部总监。现为杭州量子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CTO,金融大数据服务平台知微云联合创始人。

从中科大少年班、常春藤名校再到硅谷精英、阿里云平台,最终,他选择了创业。连微软、阿里云这样的平台都留不住闫安,他内心的渴望到底是什么

关注大数据观察网(微信公众号:shuju_net)了解更多精彩资讯

一周拜访七家企业,所有行业都在做大数据

过去一周,闫安拜访了包括新能源在内的七个跨不同行业的企业。而接下来的“十一”黄金周,他要去美国圣何塞参加中科大硅谷科技峰会。

这个中科大+硅谷精英的圈子,几乎囊括了目前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中美联军”最强阵容,包括百度总裁张亚勤、谷歌人工智能高级总监李佳,自动驾驶公司景驰创始人王劲,科大讯飞高级副总裁胡郁。当然,这个圈子里,像闫安这样经历跨国公司历练后在国内创业的有一大拨。

峰会涉及的议题,包括自动驾驶、视觉计算与深度学习、金融科技、基金组学与精准医疗等,都是目前市场应用最热门的技术与工具。闫安从事的业务,被划归到“科技金融”这一类别。

“中国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应用场景在全球是最丰富的,这是很大的优势,会吸引一大拨创业者。”闫安说,“现在所有的行业都在做大数据,市场是巨大的。我离开所拜访的企业时,都能和他们的业务找到巨大的切入点。”

闫安手上的这个魔方就是大数据+、金融+,而他正站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风口上。

做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须有专家深入垂直领域

1999年到2014年,闫安在微软工作。那个时候,他已经看到国内在大数据市场上的机遇,萌生了创业念头。

微软在技术上已到极致,但外企在中国不接地气,必须要找一个接地气的平台,要真正接触中国商业创新的一线阵地,去了解市场,才能更好地落地。这就是闫安选择阿里巴巴的理由。

他到阿里时,阿里云还没有搭建大数据平台。把阿里巴巴的大数据能力释放出来,这比他当年在微软改了一行代码创造千万美元价值更让人兴奋。

在阿里,闫安接触到各行各业,用大数据帮它们做各种改造,这个理工男实实在在体会到在中国是怎么做生意,如何用技术拓展商业的边界。

闫安一直做到阿里云大数据事业部总监,有很多人问他,你讲的这些是不是只是个概念啊 

阿里巴巴大数据事业部其实做了很多有意思的探索,只是很多只能做不能说而已。从网上搜索“阿里巴巴大数据”,热度最高的,一个是通过阿里大数据猜猜《我是歌手》谁能拿冠军;一个是大数据分析告诉你谁在看《芈月传》。

“大数据应去掉那些炫技的、博眼球的东西。能不能实实在在改变一个行业,用技术给客户带来价值,拓展新的商业边界,这才是最宝贵的。”闫安说。

“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必须有技术专家真正能够深入到垂直领域,踏踏实实和业务结合,进行深度挖掘,而不是像项目制一样蜻蜓点水,做个项目就走了。”闫安说,阿里云毕竟是做平台的,它不可能在某个垂直领域深耕,又搭台子又当选手。大数据要深度挖掘,必须深入垂直领域,他离开阿里云去创业,也是坚信这一点。

大数据平台建立后能开辟一个新业态

2007年,做金融大数据风控和信用体系的金电联行董事长范晓忻创业时,要一遍遍给银行行长讲什么是大数据,给他们洗脑。9年后闫安创业,他说,用户教育还要重头做。

“现在,大家都认为大数据这个概念很重要,但真正能讲清楚大数据是什么并且能落地的,还是凤毛麟角。”闫安介绍,大数据要落地,最底层是要建立数据平台,包括数据搜集、清洗、整理、计算、分析、可视化;第二阶段是业务数据化,即现有业务如何用数据来驱动,比如做精准营销,提高客户忠诚度等,很多公司对大数据业务的理解也就到这一个层面。

“大数据平台建立后,把企业的大数据能力挖掘出来,开辟一个新业态。尤其对于传统行业,增长乏力,它们尤其希望通过大数据手段开辟一个新世界。”闫安说,这就是数据业务化,也是大数据业务最重要、最具价值的部分。

估值达600亿的蚂蚁金服,就是从支付宝大数据中诞生出的独角兽;而滴滴、高德,包括京东,现在都称自己是大数据公司。他们原本的业务边界是打车、地图、电商平台,现在通过大数据挖掘,正在拓展新的商业边界。

闫安说,知微云虽然号称金融大数据服务平台,但并不单单是给金融机构做大数据,而是给一些垂直领域做两件事,一个是大数据+,一个是金融+,比如团队有意识引入金融领域的功能,像风控、资产证券化、量化分析等。

知微云的新三板企业大数据评估系统,以平台的大数据、机器学习等技术为基础,系统对新三板企业信息数据抓取、整理和分析。系统用户可在平台上清晰看到企业完整画像,包括其主营业务、财务分析、投资产业分析等。

对投资人、银行、券商来说,可借助该系统对新三板企业的盈利、经营、创新等能力进行综合评估,推进投资决策。而对新三板企业本身来说,也可以利用系统里的企业诊断功能,根据网上暴露的行为轨迹提前排除风险。

他帮传统企业挖掘2000万高净值用户价值

闫安现在正力推机场云项目,合作对象是一家叫龙腾出行的传统企业,这家企业一端链接银行白金卡客户资源,另一端链接机场资源。但龙腾出行老板烦恼的是,手头上握有来自银行端2000万用户资源,怎么挖掘这2000万高净值用户的数据价值呢 

闫安给这家企业诊断后发现,这2000万用户数据价值并不高,因为太碎片化了。这些用户用礼宾车和机场贵宾厅时才和龙腾出行打交道,龙腾出行对用户信息了解太少,但它还不能野蛮收集用户数据。

闫安的团队和龙腾出行一起深度研究机场服务端的痛点,给机场开发了一套软件;同时也研究了银行服务客户的痛点,研发了一套软件,通过服务这两端,把龙腾出行11年来积攒的线下资源慢慢转到线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服务网络,可以更精准地帮机场、银行来服务高净值客户。

比如,客户走到白云机场中信书店附近,忽然收到信息提醒,他在某银行的积分可以免费换一本书。这个场景中,银行积分是金融工具,可以兑换,书店销售额也因此得到提升,用户免费得到一本书。

客户看到了一个陌生机场,不了解机场的服务,系统会根据客户历次消费轨迹,推荐对他口味的餐饮及购物,这相当于把机场的商业资源盘活了。

与此同时,闫安的团队还和龙腾出行一起设计了消费金融产品,这就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市场空间,一步步将一个传统企业改造成大数据公司。

现在,机场云项目已经获得500万天使轮融资,开始独立运作。

“要对这个行业有深入理解,起码要有半年时间和行业专家一起吃、一起睡,跟着他们去见所有的客户。”闫安说,他以前对机场了解很少,现在成了“机场通”,像首都国际机场政要多,对要客的服务流程和白云机场就不一样,必须深入解决行业痛点,否则你的大数据产品怎么得到客户共鸣 

闫安的原则是每进入一个行业,要找到行业顶尖的标杆企业,深度合作。这些企业在传统领域遇到了瓶颈,需要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进行深度改造,这样闫安就在这个垂直领域有了战略合作伙伴,可以做得很深。

“现在,这个市场最缺的,是实干家不是科学家,是应用做得好的人才。”闫安表示,数据科学家已经没人提了,知道怎么用大数据提炼企业价值,提升业务空间的大数据应用构架师非常缺乏,这类人才综合素质比较高,对技术有很深理解,很强的沟通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能够很快地切入具体业务。


声明:大数据观察网部分信息来自网络转载,若无意中有侵犯您权益的信息,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