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大数据之手,她算出春晚隐藏30年的“秘密”

时间: 2018-02-18 11:05:59 编辑: 大数据观察者 来源: 文艺星球 标签: 大数据企业 春晚

我们又听到“春晚收视率不降反升”的好消息了!

收视率在哪里?

多家公司都曾经报告过春晚的收视率,有些报告是“权威发布”,还有些报告是需要付费购买,谁的数据才算是权威的呢?当然,媒体也在报道收视率,当我们面对从不同媒体搜索到的指数,却只能一筹莫展:2017年央视公布的指数是“总收视份额”、“跨屏收视率”,但是往年是没有这个指标的;往年的指标也在不断变化,例如“多屏直播收视率”、“电视端总收视率”, “并机总收视率”,“并机总收视份额达”、 “电视观众规模”, “总收视率”、“市场份额合计”、“收视率合计”、“国内电视开机率”、“电视直播收视率”等等等等,连时间单位也是变化的:直播当晚,春节期间。

正如前年的视力,最近的身高和本月的体重总有一个数据可能是让人满意的,我们能听到春晚收视率“不降反升”的好消息?有学者撰文中提及“从2010 年《人民日报》连刊四文首次曝光收视率造假现象至今,行业内外围绕收视率问题的争论从未停止。” 那么让我们离开收视率的世界回到互联网,简单地打开百度指数输入:“春晚”,它显示近7年来(2011-2017)春晚二字的高峰是2014年之后逐年走低。


你应该上春晚


《我要上春晚》这个电视选秀节目显现了春晚对于艺人的吸引力,仿佛站上春晚的舞台就是一个草根演员的华丽转身,或者知名演员获得巩固与加强,那么春晚真的如此有效吗?我们选择了在2017年春节晚会的最高收视率期间出现的六个演员( 王凯、胡歌、高晓攀、尤宪超、毛阿敏、张杰)进行观察,春晚的确明显地影响了他们的指数变化,其中三人(高晓攀、尤宪超、毛阿敏则到达了历史最高)达到了他们最高指数,可以说春晚确实能够提升艺人的知名度,无论新面孔旧面孔都有效。

毛阿敏、张杰合唱的《满城烟花》创2017年收视最高点

虽然不少银屏上一闪而过的艺人、十秒以内的歌唱对于我们观众来说并没有什么留下深刻的影响,但是春晚极其强大的大盘影响力能够拖动大部分演员的百度指数上扬,或多或少。

王凯等四人确实在2015年春晚期间产生了百度指数的波动

循环波动的"熟人“


如果一个艺人能够在春晚一鸣惊人,则有可能获得长期循环波动模式——多次进入春晚,像姜昆、冯巩、蔡明、宋丹丹等艺术家一样,常年定时提振一次人气。

百度指数中的姜昆、冯巩、蔡明、宋丹丹等艺术家指数同步波动

根据历届春晚节目单,春晚至今总共启用了3779人次(单人或团体),重复参与达到2442人次。因此可以说春晚背着自己生成的熟人面孔滚雪球,这个雪球逐年开始增长,全新面孔在35年间从100%下降至37%,看起来越来越多的参演10年以上的老一辈艺术家将会“想死我们了”。

首次参演演员数量的占比(1983-2017)

这种新人下滑的趋势曾有过一段小小的回弹,2012年春晚为新人留出了33%空间,王菲、陈奕迅演唱了《因为爱情》,导演叫做哈文。

2017年10次以上参演艺术家

越来越多的老演员意味着什么呢?观众会看到半小时以上的旧面孔,他们的缺席成为了意外。八十年代尚没有那么多进入循环模式的春晚演员,许多面孔都是全新的,从本质来说每个登台的艺人都更有时间全力展现才艺。

主持的人们


我们特别针对这35年的春晚视频,做了一次人脸识别的数据统计分析。当中发现不少主持人的出镜率竟然远高于重要的表演者。回看1983年第一届的春晚,能说会唱的演艺界人士姜昆、刘晓庆等,有时串场有时独立表演,观众也能囫囵吞枣地乐呵一整晚。

最早客串主持人的都是女演员:刘晓庆、姜黎黎、张瑜和方舒。

到了1990年以后,春晚的主持人就不再需要又唱又跳了,他们变成了节目之间明确的分界线。主持人的人数也经历了大幅度的波动,例如: 1990 年仅有1 个主持人,2000年则拥有多达20个主持人。

图1. 春晚主持人的数量变化图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男主持人是一度多于女性主持人的。他们不仅人数固定、人选固定,而且服装风格也是固定的,甚至服装色彩搭配也固定的,最终形成标配:男配黑色礼服+领结、女配红色长裙。

在举国看春晚的八十年代,当时的主持人穿的还是生活装,他们高矮胖瘦参差不齐,但是各自身怀绝技,观众只要看到他们出现就开始准备笑了。

1983年主持人:王景愚、刘晓庆、姜昆和马季

1986年主持人:方舒、姜昆和王刚

最春晚的表演者


即使进入循环模式的艺人,也并不是意味着他们可以获得同样的曝光率。有的主持人被称为春晚“定海神针”,也有人被称为“春晚一姐”, 那么长青树有多长? 二姐是谁? 通过人脸识别技术在500000秒视频中大海捞针,我们尝试观察主持人的上镜率差异。

谁是春晚的一姐呢?可以试试阅读原文,探索一下谜底。

(注:并不包含所有重要演员的信息,只是一些样本帮助我们一窥出镜比例的差异。)

部分参演人每年度出镜时长比较(2013-2017)

在我们的数据样本中,至今年度出镜时间最长的是姜昆、李谷一和刘晓庆,他们都是1983年的主持人和表演者。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新旧面孔的包袱,1983年的春晚才可以把镜头尽情聚焦于演员个体,造就出一个个时代巨星。1983年的舞台很小,人物是主角;现在的舞台很大,许多演员在舞台上如同小小的移动色斑,整场春晚只有六七个单人表演的节目。

李谷一在春晚中曾经笑意盈盈

李谷一曾经在1983年春晚中一人表演8个节目,她的名字与《难忘今宵》紧紧相连。虽然她也是一名反复回到春晚舞台的艺人,1990年以来共计有16位歌唱家及“全国观众代表”曾经与她合唱过《难忘今宵》,她每年的出镜时间已经可以按秒计算。

那些花儿


春晚的旧面孔,对于观众来说都是陌生的老熟人。他们是我们的镜子,彼此都在时光中慢慢同步氧化。

在观众人群中还隐藏着一名曾经的主持人——黄阿原先生,他曾经主持过2次春晚(1984,1985),之后并没有进入长期循环波动模式。如果没有人脸识别技术我们很难发现人群中那仅仅闪现过一秒的笑脸,他曾经反复地回来鼓掌。


另一个体量


如果说如果有1900个表演单位(人及团体)参演过春晚的话,实际上台的表演的人数应该是按倍数计算的,这些演员的名字是被“歌舞团”、“舞蹈团”、“合唱团”、“组合”及“观众代表”所代表。

在整理节目单的时候,我们发现共有70首歌曲被重复演唱过,春晚最爱唱的歌是:我的祖国、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某些歌曲被演唱后,会在第三年、第四年再被重唱。

被忽略的片头


35年来春晚的片头字体从各家书法、黑体、宋体、隶属书、篆书、综艺字体到设计字体可谓五花八门。片头随同动画技术的发展基本形成了金属立体字,从画外飞入,旋转,发光并定格的模式。相比影视技术和视觉设计的发展水平,春晚尚未有构建出一个明确的品牌视觉形象。

遥望春晚


当我们尝试把一帧帧视屏分解,然后从极度遥远处解读观察,每一年化作了极其艳丽的时间线。

时间线太长,于是我们再把每年像蚊香一样卷起来

2009年春晚的时间线卷起来

2001-2014年春晚螺旋

10年春晚的色彩按照分钟铺展开来,这就是那些时光的碎片。这些意味着什么呢? 观众在5个小时的过程中观众的视觉神经一直经历着高亮的红色调刺激。

1983-2015之间每一年化作一条彩带,它变得越鲜亮、越斑斓,看起来很好看。

从视觉上来看,每年春晚都不同。但是从内容生成的机制来说,这是一个循环的模式,无法意外:所见都不同,内容都是一样的。如同栗子蛋糕和栗子冰激淋一样。

35岁是一个人的壮年,也是一只猫的老年。我们从时光和距离的遥远处解析出春晚影像的信号,赋予它次序,发现其中的真实。

北京大学历史学习的教授罗新说:“未来,也许并不完全是我们所期望的那个样子,但是如果没有我们投入其中的那些期望和努力,这未来就会是另一个样子,是我们更加无法接受的样子。”

一个循环模式如何让人期待? 甚至你已经不用期待收视率统计结果,因为结果一定是不降反升的。


声明:大数据观察网部分信息来自网络转载,若无意中有侵犯您权益的信息,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