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大数据】 人人网卖身,金立濒临破产

时间: 2019-01-09 15:21:53 编辑: 西奥马尔编辑 来源: 标签: 大数据商业 人人网

大数据观察

了解大数据,关注大数据观察吧!

每个想了解最新大数据资讯的人,都关注了我

文 / 数据君


 

创业艰难,筚路蓝缕,废寝忘食。多数创业者的目标是看着自己企业长大,并把它带进资本市场。

 

2018 年,可以被称为科技股的 IPO 元年,小米、美团、爱奇艺、B站、拼多多、斗鱼、虎牙以及腾讯音乐、360 金融,均在 2018 年度实现了“上市梦”。

 

2018 年,随着同股不同权的放开,港交所吸纳了更多的参与者。7 月 9 日,一面直径 1.8 米的大锣启用,作为同股不同权重启后第一股的小米集团在港交所挂牌交易。就在原本所有投资者都以为小米将成为今年港股融资额最高的新贵时,不到 20 天后,中国铁塔的募资额直线超过小米 200 亿港元。

 

同股不同权的政策落地,是 2018 年港交所为内地科技企业打开的最重要时间窗口。四年前,港交所未能采用这一制度,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四年后,阿里巴巴已经成为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然而,小米抓住了机会,却无奈估值砍半;一个月后,美团点评也紧随其后。

 

大洋彼岸美股市场则更加包容,既挂牌了深耕市场十年的触宝,也接纳了创业不足三年的趣头条。不仅如此,纳斯达克团队甚至移师上海,在中国本土给拼多多也做了一场敲钟仪式。其亚洲区主席 Bob McCooey 表示,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

 

2018 年 9 月底,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就已经追平了 2017 年的历史纪录,累计募集资金总额也早已超过 2 倍多。消费贷、互联网软件与服务和教育领域是最大赢家,而虎牙、哔哩哔哩和爱奇艺三大视频网站也相继上市。进入 12 月,腾讯音乐和 360 金融相继挂牌,再掀高潮。

 

对于中国香港和美国的差异,企业主思考得很清楚,商业模式和营收规模成为抉择的关键因素。一位 2018 年在美股上市的公司 CEO 告诉记者,“美国投资者对我们的商业模式还是不太理解,所以我们正在转型,这从两年前准备 IPO 时就已经开始了”。

 


 ofo 为尊严坚守 滴滴煎熬反思

 

2018 年,共享经济仍然是科技行业最热的话题之一,其中又以共享单车为甚。

 

诞生于 2016 年的共享单车,仿佛被按下了快进键,从大起,到大落,只用了两年多的时间,先是押金问题饱受诟病,接着有玩家接连出局。

 

2018 年 4 月,共享单车行业“天平”的一端——摩拜单车,投入了美团的怀抱,接着摩拜团队王晓峰、胡玮炜离职,摩拜完成了“美团化”。同样是 2018 年,共享单车“双子星”之一的 ofo 在并购、破产、押金等阴霾笼罩下,渐渐沦为“戴氏弃儿”。

 

网约车也在“至暗”时刻摸索徘徊。2018 年 3 月,美团打车业务在南京运营一年后把触角伸到了上海,长三角立时掀起了网约车“价格战”。但高额补贴非长久之计,加之合规和资质问题,2018 年末,手握 5 城网约车牌照的美团宣布不再扩展网约车业务。

 

一家独大的滴滴,2018 年有点“悲催”。按照原定计划,2018 年是滴滴进军国际市场、应战 Uber 的大好时机,然而顺风车恶性事件让滴滴的价值观备受拷问,也引来监管部门的严厉整顿。安全事件,不但让滴滴“很受伤”,同行们也被其“连累”,高德顺风车上线不到半年也戛然而止,嘀嗒顺风车暂停“午夜场”。

 

除此之外,其他网约车企业的日子也难言舒坦。神州专车“卖起”了瑞幸咖啡,易到因乐视余波再现提现难。车辆司机资质合规化大限过后,网约车领域机遇与挑战并存。

 

共享汽车 2018 年也在“退热”。2017 年高调入局的神州租车、滴滴、携程、永安行,目前进展不明;途歌更是被爆突然退出南京市场,多城市平台可用车辆大幅下降,且爆发押金难退情况。共享汽车也被架在火上了。

 

还有共享充电宝,街电、来电、小电、怪兽充电仍在默默前行,但已经没有了前一年的光辉和气势;还有共享电单车,还在缓慢拓展,北京只有小蜜单车、芒果电单车、7 号电单车低调运营。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共享单车行业总还有让人惊喜的地方。背靠阿里与复星集团,哈啰出行迅速“上位”,成为共享出行领域的一股新鲜活水。在资本的潮水陆续从共享单车退出的当口,哈啰却获得新一轮数十亿的融资,俨然取代了摩拜和 ofo 的风头。

 

共享办公开创了共享经济另一块希望的田野。2018 年以来,共享办公并购整合不断,优客工场、WeWork、氪空间等组成的行业格局显现。

 


人人网卖身 金立濒临破产

 

共享经济不断传来坏消息的时候,一些昔日的明星互联网公司也犹如陷入泥潭的老牛,要么在煎熬中坚持,要么敲响丧钟。

 

2018 年 11 月 14 日,有着 13 年历史的人人网以 200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多牛传媒,这是中国网络社交产品史上的重要时刻。曾几何时,人人网有着非常可观的用户数量,承载了几乎所有 80 后大学生网络社交的情怀,市值甚至一度超过百度。但好景不长,人人网未能阻止用户的快速流失,亦未能借移动互联网之势完成转型,最终在 2018 年的冬天彻底出售。

 

人人网的衰落,侧面证明腾讯对国内社交赛道的牢牢把控,但碰上版号问题,马化腾也束手无策。2018 年从 3 月底开始,中国游戏市场因版号停发而进入冷冻状态,腾讯的游戏营收停滞直接影响其市值大量蒸发。直到 12 月 29 日,游戏版号重发,但首批名单中并未出现腾讯、网易旗下产品。游戏业务入冬迫使腾讯走出温室进入无人区,接下来产业互联网的新战场将极大地考验马化腾的掌舵能力。

 

公司管理层内讧时有发生,但从来没有一家公司能像网秦一样吸引大众目光。作为国内第一家登陆纳斯达克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网秦两位创始人之间的宫斗大剧成为 2018 年互联网圈讨论的焦点。一方自称遭遇长达 13 个月的绑架,并指责另一方转移上市公司资产,但被指责的一方却长期保持沉默。由于财报无法提交导致股价跌至只有 15 美分,网秦已被纽交所启动退市程序,但这出闹剧仍未结束,大结局或许要到 2019 年才见分晓。

 

面临退市风险的还有乐视网,这家公司 2018 年一直被各种讨债和起诉缠绕。由于年度审计报告可能被连续两年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以及 2018 年全年净资产为负,退市风险一直悬在乐视网头上。

 

在恒大健康入股法拉第未来后,乐视网的股东一度寄希望于贾跃亭能凭借新能源汽车东山再起,然后偿还其对乐视网的欠债,但随着恒大健康和法拉第未来矛盾浮出水面后,乐视网能讨回贾跃亭转移资产的可能性又再渺茫。

 

金立手机对 2018 年理解恐怕比其他科技公司更刻骨铭心。这一年,它从“成功男人的标配”走到负债上百亿,陷入破产边缘。金立跌落神坛的背后,有人说是董事长刘立荣赌博输掉了百亿元,拖垮了金立。刘立荣对外界也承认参与了赌博,但只输了十几亿。到底是百亿,还是十几亿,这也只是数量上的差别,对金立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令人扼腕的是金立辉煌不再了。



主题 |商业大数据

插图 | 网络来源

作 者 介 绍

数据君:)

了解大数据,关注大数据观察

部分图文来自网络,侵权则删



声明:大数据观察网部分信息来自网络转载,若无意中有侵犯您权益的信息,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